首页 > 维权诉讼 > 正文

康健医院与华盖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2018-06-15 21:16:30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5)民申字第2122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柴继军,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何丹,北京大成(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付瑞石,该公司员工。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武汉康健妇婴医院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
法定代表人:桂丽萍,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尹芳,湖北天明(汉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盖公司)因与被申请人武汉康健妇婴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健医院)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鄂民三终字第778号民事判决(简称二审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并于2015年9月11日对各方当事人进行了询问。华盖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何丹、付瑞石,康健医院的委托人尹芳到庭参加了询问。本案现已审查终结。
华盖公司申请再审称:第一,一审、二审法院对公证书的认定系适用法律错误。首先,(2013)大中证经字第1351号公证书(以下简称第1351号公证书)内容并不违法,仅是对申请情况没有完整表述,属于工作失误,该公证书属于可以进行补充和补正的情况。其次,二审法院依职权认定第1351号公证书应被撤销从而得出其自始无效的结论是错误的。第二,一审、二审法院对证据规则的适用是错误的。首先,即使华盖公司提供的侵权证据存在瑕疵,法院亦应当依据证据优势原则确定公证书的证据能力,并足以推断出康健医院使用了涉案图片的侵权行为。其次,一审、二审法院应当对康健医院在调查取证和庭审过程中自认的事实进行法律确认。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的规定,康健医院对其侵权的客观事实明确知晓,一审、二审法院应当对其自认的侵权行为进行确认。第三,关于申请再审的其他理由。涉案光盘是公证处经过正当程序形成的,其中涉及的截图内容是客观存在的,在整个诉讼过程中,康健医院也从未提出相反证据证明光盘保存的截图是虚假的,故光盘具有较强的证明力。此外,公证处向华盖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对公证文书中时间和保全证据文件创建时间不一致的原因也作出了说明,与华盖公司向一审、二审法院陈述的内容也是相符的。综上,一审、二审法院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均有错误,华盖公司请求本院依法撤销一审、二审判决并支持其全部诉讼请求。
被申请人康健医院辩称:第一,一审、二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如一审、二审法院已经认定的事实,华盖公司提交的用以证明康健医院实施侵权行为的证据即第1351号公证书存在重大瑕疵,华盖公司于其后提交的《情况说明》、《补正公证书》在时间、次数、内容上均与第1351号公证书表述不一、相互矛盾,一审、二审法院对该证据不予接受的作法是正确的。第二,康健医院在一审、二审法院审理过程中从未自认侵权事实。综上,一审、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康健医院请求本院驳回华盖公司的再审请求。
本院审查查明:一审、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另查,华盖公司在再审审查过程中,向本院补充提交了如下证据:一是大连市中山区公证处于2015年4月23日出具的《情况说明》一份,其内容为:华盖公司的代理人到我处申请网上保全证据公证,基于微博的随时更新及删除等特点,为了能够及时固定侵权证据,同时又能完整保全侵权人的侵权行为,申请人要求在一段时间内进行多次公证,而非一次将侵权行为全部保全完毕。我处在公证书的证词中只体现了申请人申请公证保全的日期,造成公证申请时间与文件创建时间不一致的情况。故第1351号公证书的证词时间与保全文件创建时间不一致。二是华盖公司声称通过“时间戳”技术对康健医院于2012年10月27日至2013年5月23日期间的新浪官方微博的内容进行的取证内容的打印件。
本院认为,根据已经查明的案件事实,结合各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问题为:华盖公司提供的证据能否证明康健医院实施了被诉侵权行为。本院将从以下两方面对该问题予以具体评述:
首先,第1351号公证书是否足以证明被诉侵权行为的发生,以及一审、二审法院是否错误适用证据规则的问题。华盖公司在本案中主张康健医院实施的被诉侵权行为是未经许可在其新浪微博中使用华盖公司享有著作权的涉案图片。由于在一审法院组织的现场勘验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均确认康健医院的微博上并不存在被诉侵权图片,故华盖公司提交的第1351号公证书为证明被诉侵权行为存在的关键证据。根据一审、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第1351号公证书文字部分所记载的公证时间与公证书所附光盘中包含的被诉侵权图片的取得时间明显不符。为此,华盖公司进一步向一审、二审法院及本院提交了公证处出具的《情况说明》以及补正公证书,意图证明第1351号公证书所出现的问题仅为文字表述瑕疵。但结合第1351号公证书、《情况说明》以及补正公证书的内容可见:根据第1351号公证书的记载,公证行为于2013年6月8日一次完成;根据《情况说明》的记载,公证行为于2013年5月31日、2013年6月8日分两次完成;根据补正公证书的记载,公证行为于2013年5月13日、2013年5月31日、2013年6月8日分三次完成;根据华盖公司在再审审查程序中提交的《情况说明》的记载,申请人要求“在一段时间内进行多次公证,而非将侵权行为全部保全完毕”。因此,无论是在公证完成的时间、次数还是公证内容、公证完成的具体行为等诸方面,上述几份证据在文字记载上均存在较大差异和难以合理解释的矛盾之处。上述文字记载的差异和矛盾直接影响到了本案相关事实的查明,即在第1351号公证书记载的证据保全时间与公证保全的物证形成时间不符的情况下,本院无法确认光盘内容是否进行了符合法律规定的封存,以及光盘中所附被诉侵权图片是否确为公证行为所直接获得。而华盖公司为此提交的《情况说明》、补正公证书等证据,不仅未能对第1351号公证书存在的上述问题作出修正或合理解释,反而因增加了未在第1351号公证书中记载且无证据佐证的事实,致使本案中的待证事实呈现更为真伪不明的状态。上述问题的存在显然不属于华盖公司所称的公证书的文字表述瑕疵。对于华盖公司于再审程序中补充提交的其声称通过“时间戳”技术获取的相关打印件,亦不足以克服第1351号公证书所存在的证明力缺陷,本院对其不予确认。综上,因华盖公司对对被诉侵权行为的存在负有举证证明责任,在其所提交的证据未能对待证事实形成符合法律规定的有效证明的情况下,不发生由康健医院提供相反证据证明被诉侵权行为不存在的举证责任的转移,故华盖公司应对其举证不能的行为自行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一审、二审法院对本案举证责任的分配得当,本院对华盖公司所提相关异议不予支持。
其次,康健医院在本案中是否存在自认行为及其相应的法律后果。华盖公司在本案中还主张,康健医院在一审、二审庭审及调查取证过程中曾对被诉侵权行为予以自认。本院认为,根据一审、二审法院卷宗内容的记载,康健医院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从未明确认可其实施了被诉侵权行为,且其在再审审查过程中亦明确否认其有自认侵权之行为,在无证据予以佐证的情况下,不能证明康健医院曾存在自认行为。二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华盖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二)、(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王艳芳
代理审判员  佟 姝
代理审判员  杜微科

二〇一五年十月××日
书 记 员  包 硕
 

相关热词搜索:作品 信息网络传播权 纠纷 侵权 著作权

上一篇:摩拜公司积极回复海淀法院关于改善共享单车停放秩序的司法建议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